今天傷口拆線了~

正在拆線的當下,醫生問會痛嗎?
我說一點;醫生說:是像蚊子叮?還是蜜蜂叮?
我沒接話;醫生接說:不好笑?
我說了~[對]。
頓時整個場子~冷掉了。>_<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etry 的頭像
poetry

心靈私塾

poe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